我从中国到美国的旅程

街上的人们一起被挤在一起。我听到了他们的耳语:

“昨晚在北京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政府真的杀了学生吗?

“这真的发生了吗?”

像我一样,他们不’想相信邓小平政府会对我们自己的人做这件事。